在演艺圈保住工作不是道义题 而是「残酷题」

2020.5.30 巴士点评 1155

在演艺圈保住工作不是道义题 而是「残酷题」 巴士点评-第1张

两周前,张菲和华远「综艺菲常赞」签下第3季合约,顺风顺雨看来挺好,但他说的一句话却令人感触良多,「现在时代不同了,以前做节目是我说了算,现在,是我要主动问电视湾,还要不要继续?」这是一个娱乐圈极度不景气的年代,许多中咖的没工作赋闲在家已是常态,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连A咖也如此无奈。

别说太久以前的事,就说菲哥上一个节目「综艺大哥大」好了,他在中视主持近10年,跟电视湾合约是一年一签,每年到了快约满时,总经理都会从楼上的主管办公室下到摄影棚,又是美言,又是说服,哄得菲哥开心才能完成新年度合约,即便后面几年大环境不好,需要菲哥降价共体时艰,其本上,要不要做,真是菲哥说了算。

后来他休息4年,最后决定在华远「综艺菲常赞」复出,虽挟着久违不见的人气,但时代不同了,风向早已改变,现在做节目不流行一年一签,改成一季一签,差别何在?一年一签,签约这年除非收视跌入谷底,基本上不太有所变动,但每季检讨一次收视,决定下一季还做不做,等于每3个月心脏就得重新肥大一次,工作时得忐忑自问:「到底人家还要不要我?」

所以菲哥第2季节目结束前,他主动开口问了华远多次,「你们决定如何?节目还走不走下去?」据说,华远当时给他的回应是「有在讨论中,流程也在跑。」等待永远最磨人,而且是那种一翻两瞪眼的等待,最后决定做了,白纸黑字签了,可保一季3个月没事,但下一季呢?做不做?没人知道?但3个月后,又得重新把自己拿出来摆到桌上,让人评头论足挑斤论两一番。

演艺圈最是残酷现实,综艺圈风向随时在变,身为艺人,永远不知道位子还保不保得住。两年前,六月为了生小孩,向主持好多年的「2分之一强」请产假,做完月子回来工作就丢了,由小祯取而代之,这节目是她和梁赫群从无到有、打造出来的品牌,跟节目中的外国型男都感情深厚,当时六月难过大哭说:「真的舍不得呀,艺人就是被选择的那一方,和工作人员及来宾长期相处愉快,要离开,说不难过是骗人的。」

而两年来,她在电视湾不再有节目,转往网络发展,机会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

上个月,严立婷一样向卫视「一袋女王」请产假,回来几集就发生巴钰代班表现太好,最后反客为主,她丢掉工作的惨状,情节跟六月一模一样。别小看六月没了「2分之一强」、严立婷失去「一袋女王」有多伤?六月光这个节目每个月酬劳超过60万,严立婷起码50万湾币,对于要养家的家庭主妇来说,当然很重要的经济来源,但这能怪来代班的小祯或巴钰吗?来代班的人当然力求表现,而当代班人酬劳比原来的低,效果、收视率却不输原主,制作单位最后会怎选?

但我相信若能重新来过,六月、严立婷仍然会选择去生小孩,毕竟生小孩是女人一生中的大事,事业上赚再多,都比不过亲情。其实不只女人,黄镫辉主持「食尚玩家来去住一晚」多年,和曾子余以师徒默契玩出独特喜感,他为了赴陆陆出外景一阵子,制作单位找来郭彦均代打,没想到,郭彦均和曾子余互动玩出另一套趣味,当黄镫辉工作结束要回来了,位子已经有人坐稳,而最近孙鹏为了救子赴美打官司,向主持10年的「国光帮帮忙」请假,这一波结束回来,还有没有他的位子,也是一大考验。

人家总说,「制作单位不会这么无情啦,都合作10年了,而且他是去救儿子,如果回不来,大家会把制作单位骂死」,但我想说的是,「国光」当初由庹宗康、屈中恆和孙鹏组成,是学长学弟的默契,3人缺一不可。如今「国光」早就改型态,加入阿翔、张立东、杨昇达等新血,总共有6位主持人,其中,都是庹宗康在拉主轴,屈中恆和孙鹏只负责搭腔,孙鹏这次请长假,没有他的「国光」收视率没有任何起伏,当他结束救子任务,回来制作单位还要不要每月花7、80万,只为了不被外界骂没人性?

这时已非道义问题,而是实实在在的成本计算。

吴宗宪曾说过,「在这个圈子,愈红的人愈有选择权,不然,就是别人选择你。」非常残酷,非常现实,但,这就是人生。

相关推荐:严立婷/六月/孙鹏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