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猿声啼不住 李涛的轻舟早过万重山

2020.6.8 巴士点评 1998

两岸猿声啼不住 李涛的轻舟早过万重山 巴士点评-第1张

多年前,电视湾有两大政论主持天王,站在不同色彩背景,能左右选情、影响政策,其中一个,就是李涛。后来,两人陆续退出主流市场,4年后,其中一个回锅再战江湖,而李涛,认为要翻转湾湾,必从教育扎根做起,于是他对浮云毫无眷恋,默默择善固执,电视名嘴仍每天在政论节目中喧嚣,但真正的力量却在民间里强大,政治对他来说,如两岸猿声啼不住,足下的轻舟早过万重山。

4年多前,李涛TVBS战场上退下,他便选择不单只是面对摄影镜头,走入偏乡,去接触更真实的每张百姓的喜怒哀乐的脸,一开始,他关心的是偏乡学童的物质够不够,营养午餐能否满足。后来发现,教育能否成功,老师的教学态度很重要,于是前两年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把藏于各地的热血老师发掘出来,然后串成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但愈深入接触偏乡,他愈发现另一个层次的问题,环境正造成世袭贫困,而且一代代循环,城乡差距不在有钱没钱,而是生活习惯所造成的鸿沟,「城市里的父母有一定的水平,在每天生活中灌输子女上网、求知等等方式。而我跟偏乡学童聊,他们问我为什么要上课?我说不上课以后怎办?他们回我,以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学生没有学习的环境和兴趣,上课时睡成一片,怎可能会好,所以提高学生的兴趣,才是我这年来着重的方向。」

天龙国里的学校早就开始玩VR(虚拟实境)、平时对机器人也不陌生,这两个科技产品,却能很快引起学生的关注和兴趣,李涛认识科技业的老板打造了一湾「魔法Bus」,载着最新的VR科技,把太阳系以3D的方向完整呈现,一路跑遍湾湾,老板看见李涛的热忱,问他「这对你有用吗?」,李涛大喜,「太有用了。」他再想到提供偏乡学童机器人,让他们从呼呼欲睡的课堂中醒过来,主动想了解,愿意花时间。

于是他找了4个县市、6个学校当成种子学校,把「魔法Bus」开进去,把机器人分配到学生手上,每个学校的校长、老师当成种子埋下,「偏乡的学生为何学科成绩一塌糊涂?因为他们没兴趣学,其实,游戏就是学习,好玩就能得到知识,你别看那些孩子家境贫困,但其实有些聪明才智完全不输人,只是后天的家庭条件不好,只要打破传统的学习方式,学生从畏缩然后自信,回头我问学生,这机器人很难哦?他们开心地说不会啦,放心啦。」

「有些地方,学生反过来教老师,机器人成了一堂课,一本书,拓展了他们的视野,慢慢懂了,为了需要会去接触语言,跟世界接轨,而无论以后他们走不走就学的路,就算日后成为水泥工、铁工,他们都会变得有想法。」而VR,李涛透过合作提供大量设备,让种子学校成立社团,例如湾南山上的初中,地方产庶糖,有古道,就让他们拿VR摄影机去拍,把知道的东西变成3D,学生变得极有兴趣,李涛说:「接下来就想办法把课本变好玩,例如读『两岸猿声啼不尽,轻舟已过万重山』时,把两岸、舟、猿用3DVR呈现,学生看了印象一定深刻。」

李涛在形容学生戴着VR眼镜见李白「早发白帝城」的诗时,眼中流露出光芒,这个曾在电视湾里呼风唤雨、位高权重的人物,退下来后竟毫不眷恋过往,默默在做认为对的事。几年来,每在不同场合遇到他,口中念的都是学生,都是教育,都是思考着改变制度造成的缺憾,看到他的热忱,我都会市儈地问他一句「仍是无酬在做吗?」他总理所当然回答「当然无酬,钱不是重要的事。」其实他已不太看电视了,但政局、世事的纷扰他仍看在眼底,只是,如今他关心的事,早非那些口水、斗争和转眼浮云。

教育制度早已扭曲,很多改变也非一蹴可几,看来李涛愿花余生去尝试愚公移山,在种子学校里带动校长、做好师培,然后找来其他学校观摩,一点一滴散出去,只要能影响到几个学生的一生,看来努力就没有白费,这跟他坐在摄影棚内评论时事、辩论政局,到底熟轻熟重?我觉得,一个人只要不求回报的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就令人敬佩。

相关推荐:李涛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