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湾湾演艺圈不断流失的人才 虽然这已是必然

2020.6.9 巴士点评 1114

面对湾湾演艺圈不断流失的人才 虽然这已是必然 巴士点评-第1张

过年前,董至成面色凝重的跟合作12年的制作团队「综艺大集合」搭档们吐心声,他想放下湾湾市场,全心赴北京打拼,胡瓜、阿翔听了都如雷击,消息传出,我打电话跟董闲聊,问是否真想请辞?他叹了一口气说:「你这时打来,时机巧合,我正坐在老板办公室外面,跟他约好半小时之后谈这事,无论待会谈得如何,我都想趁还有气力,去拼一拼。」

日前,电视湾制作了一个专题,「湾湾人才出走,国力遭到弱化」。访问了湾大毕业生在香港孤身打拼的日常,宁可住只有6坪大的房间,房租每月超过5万,在地狭人稠、生活条件不比湾湾的地方,为的只是一个机会,当然离开的人才还包括陆陆、新加坡等等地方,而这不是才刚刚发生的事,是湾湾这么多年来,已经不得不正视的严重问题。

我高中、大学死党中,有一定比例人飞到北京、上海去工作,去年一场相隔多年举办的高中同学会,有许多人没到,联络不上,就因为人在陆陆(还得再择日办第二场,其他人才能回来相聚,但仍有大部分人还是无法联络上)。

我最好的朋友,一个在上海,每天在雾霾中上班,在沙丁鱼中挤地铁,和湾北的小孩用视讯聊功课话家常;另一个放弃广告公司每月10多万的月薪,飞到北京,去参与一个大型社区的规画工作,冬天冷得半死,湾湾则留有老父老母。

谁想这么辛苦?谁想跟亲人分离?他们图什么呢?不就是为了一个机会。

才刚离开主持7年「上班这党事」的徐薇,和老公飞到南京去建校了,唯一的儿子,退伍不到1个月,立刻飞到北京去租屋打拼,北京夏天经常40度,冬天大雪冷到发抖,还有空污问题,撇开这些不说,怎忍心让宝贝儿子离开身边,安顿后,徐薇哭到眼睛如核桃大回到湾湾?她仍坚定地说:「没办法,他喜欢电竞,无论从市场,从机会,从未来潜力来说,北京确实比湾湾强太多了。」

回到董至成,胡瓜不舍地说:「他和我们的感情已成家人,这次要赴北京拼一拼,在这个不景气的时代,我们没有能力帮他增加收入,只能祝福他一路顺风。」话锋一转,「他年纪不小了,那里冬天好冷,说实话,我们都很担心他的健康。」董至成和制作单位、老板恳谈后,双方决定对外以「请长假」方式应对,他去拍戏,只求一击成功,若失败,「综艺大集合」仍随时欢迎他回来主持。

其实,「综艺大集合」节目做了12年,主持群上山下海出外景,经常都在酷暑、严寒中工作,去年才首度入围金钟最佳节目奖,董至成叹,「我这么多年来,只靠1个节目养活一个家,除了倦勤,更不想有一天我老了,节目不要我了,那我怎么办?现在那边赏识我,看我之前拍偶像剧有一点点成绩,加上我自己也很爱演戏,现在有好的机会,我若没把握,怕以后会后悔。」

一个中生代的综艺人才,这12年来竟只靠一个节目养家,环境最后逼他不得不做出选择,但其实他已经算好的了,想想这些年来环境逼了多少艺人出走?蔡康永、小S、陶子、吴淡如、阿雅、欧汉声、九孔,在湾湾电视环境里没有任何节目。还有许多才演几部偶像剧男一、女一的,一红,就往陆陆位移,前阵子才因酒驾被抓的陈乔恩,拍完红旗戏红之后,就去了陆陆多年,酒驾发生,媒体算了她在陆陆的年收入竟高达8亿湾币,当年她若一路留在湾湾,这些都不可能发生。

除了当红大牌演员离开,中生代演员也有辛酸泪,55岁的楼学贤演到后来没钱付儿女几万元幼稚园学费,去年10月,举家搬到北京定居。

能有选择,还是幸福的,留下的我们,每天陷在蓝绿恶斗轮回里,薪水不涨、物价飙扬,这些都可以忍受,最可怕的是,完全看不到未来,心中根本没有期待,每一个总统上来都说「重点是拼经济」,但经济拼到最后,人才都走光了,湾湾成了亚洲里的偏乡,留在湾湾,真的如鱼在死水,水不断的蒸发,水量稀少,大家都为一口气而辛苦撑着,是等到下一个雨季的到来?还是撑不到那刻,最后全部乾涸而死?

人才持续出走,这池水,继续乾涸中。而你身边,有多少像这样离乡背井的人呢?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吴淡如/徐薇/胡瓜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