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玩乐外景节目 主持人乱发入镜幕后原因曝光

2020.5.17 巴士点评 1

吃喝玩乐外景节目 主持人乱发入镜幕后原因曝光 巴士点评-第1张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疫情期间出不了国,国内旅游又怕群聚传染,于是由节目主持人透过萤幕陪大家出门走走,主打吃、玩湾湾的外景节目正夯。TVBS的「食尚玩家」和红旗「爱玩客」两条10点带状线,两边4月甚至鸣金开战,热热闹闹,慰藉许多早已闷坏了的观众。

「食尚玩家」是TVBS老字号招牌节目,节目做了13年,拥有一批超级粉丝。不过,去年历经电视湾改朝换代,将原班底浩角翔起、莎莎、巴钰、梦多等人解散,几个月后捲土重来,老臣剩下莎莎、梦多、哈孝远,另外找了梁赫群、纳豆、张立东、张文绮、风田、威廉、舒子晨等新血加入。

身为头号粉丝,看完成一轮「食尚」新作发现一件事,男主持人例如梁赫群、梦多录影时常一头乱发,而纳豆和张立东则老戴着帽子上镜,其他女艺人的妆,怎看都觉得哪里怪怪的。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外景节目出外景时,制作单位根本不负责艺人的妆发、造型,也就是说,每个主持人来的时候,发型是自己弄的、脸上的妆是自己化的,身上的衣服自己准备,而且因为经费问题,经纪人和助理不能跟,一切由艺人自行打理。

梁赫群和梦多在节目中的头发真的太「素」了,一玩游戏,更披头散发。问为何怎不稍微整理一下?梁赫群说,「自己弄毕竟不如专业,我也知道头发乱,出外景第2集,工作人员看不下去,开录前拿了一罐造型发雕给我,问需不需要。后来我自己花钱去烫了弹性烫,状况稍微好一点。」纳豆说,「所以我跟张立东每次出外景就换戴不同的帽子,省去做造型的时间和花费。」

衣服搭配没交给专业,自行负责时就牵扯到个人美感,张立东有一集的帽子戴起来,画面上鼓成一团,看来根本就像济公,看他大啖美食时,焦点老离不开他头上那顶怪异的帽子。每一集录影,口袋不够深的艺人衣服不够多,就得靠自己去谈赞助,厂商为了加深观众印象,所以你会在谁谁谁T恤上面看到印着大大Logo的牌子,拿人手短当然无可厚非,但却让人想到,节目真的那么难做?为了画面美感,找个专业梳化师跟着随时打理艺人,有这么困难。

而要当好一个出色的外景主持人,一点也不容易,做得久的,非得有几把刷子在手上。

首先说酬劳好了,过去从不知外景主持人收入这么低,观众看到一集的内容,主持人通常得奔波录2天,回来后再找时间进公司过音录OS,酬劳平均落在3万左右,等于一天1万5,其实这些咖数的主持人,平时上别的谈话节目或综艺节目通告,进棚吹冷气聊1个小时就是这个价钱。观众别看他们在外景节目镜头前吃香喝辣,每一个拍摄之前,都得配合店家做菜、工作人员打灯,都是漫长等待,再加上交通、夏天酷热、冬天酷寒,更别说动不动要爬上合欢山、玉山拍摄,画面上永远欢乐,镜头下都是辛苦堆砌而成。

而这些接下节目的主持人,其实每周固定1集,块状收入就这么多,而固定得给出2天时间,等于很多其他工作必须牺牲,例如过去黄镫辉还得接戏剧、电影演出,为了能一路不负观众,不是推掉没办法配合时间的戏,或是蜡蠋两头烧把自己快压垮。

那为何之前浩角翔起能一做就10年?而且酬劳也在3万左右几乎没有变动 ?经纪人说,「因为节目是在他们还没红的时候就选定他们,后来红了,我们当然不能狮子大开口,虽然『食尚』钱不多,这就像歌手发片几乎没赚钱,想办法以开演唱会的方式补回来,看得是其他的周边效益,对这个节目,他们是心存感激的。」

做外景节目主持人另一把刷子,是如鱼得水的用各种词彙把食物的口感形容得淋漓尽致,和搭档的默契既自然又欢乐地创造出奇特氛围。说真的,这难度绝不比棚内主持低,所以从过去到现今,从八大、红旗、纬来、TVBS到非凡各湾,外景节目不下数10个,但能在观众心中拥有一席之地的却寥寥无几,想主持节目,不是会讲几句「入口即化」、「食物弹牙」、「真的太新鲜了」就可以混过关了,我曾听过巴钰形容一道食物的滋味,最后甚至「吃到它能感觉到历经沧桑」都出来了,却意外贴切而不觉突兀,让电视机前的我立刻明白那是什么味道,有些人,就是有这种能力。

时局太平,观众在生活压力之外,透过外景美食节目寻找小确幸;疫情期间,这些辛苦的外景主持人,则负责帮大家冒险走出户外,脱下口罩,穿梭店家和人群,用镜头带给大家慰藉,再感受他们背后的辛苦,做节目,一点也不容易。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张立东/梁赫群/梦多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