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翼杀手2049」的魔幻未来

2020.6.16 巴士点评 1788

「银翼杀手2049」的魔幻未来 巴士点评-第1张

每逢有人提及经典的科幻电影,无论是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系列、华卓斯基姊妹的「骇客任务」系列或是詹姆斯柯麦隆的「魔鬼终结者」系列,在描绘未来时,皆以一种苍白虚幻的行事作为刻划,那是无止尽的荒凉,曾经美丽翠绿的地球成为废墟,人与人之间丧失了信任。

当年故事设定2020年

雷利史考特是悲观主义者,在他以外星怪物为主题,拍完「异形」之后就可见一斑,他承续自己的科幻片哲理风格,延伸至「银翼杀手」,更创造宏观的史诗背景。「银翼杀手」当年的故事设定在2020年,地球已经濒临毁灭,大部分人类已搬到外星球的殖民地(Off-World)去居住,地球虽然仍有着高科技大楼以及各种未来机器,但已然成为变成贫民窟。

当年的「银翼杀手」从第一幕就昭然若揭,显示对于科幻未来的悲观,在电影的世界里面,有着外型与一般人无异的複制人,他们做着危险的工作,然而仅有4年年限,时间一到,就自动毁灭,而这也是人类口中的「退休」,有些複制人会展开逃亡,试图找到延续生命的方法,新款的複制人甚至是有智慧及记忆,他们有些人还以为自己是人类。

複制人,是不是人类呢?

複制人,是不是人类呢?

「银翼杀手」提出了这个大哉问,并且展延出无止尽的寂凉感,人类看似高居在万物之上,也许自诩为神,但有没有想过,人类可能也是被制造出来的,在我们之上会有造物者,那么他们也可以控制我们的生死吗?「银翼杀手」以科幻角度切入,拍出纯粹崭新的「科学怪人」叙事,显得更为残酷。

有趣的是,当年的「银翼杀手」总是出现潮湿下雨的气候,追杀众多複制人的杀手戴克,也常常陷入一种无可自拔的抑郁感,对他来说,生命是不断的殒落,甚至成为了一份工作,谁又能够给谁答案呢?

新一代杀手依旧忧郁

然后过了35年,我们看到了「银翼杀手2049」,在上一次悬而未决的结尾之后,戴克失蹤了,新的银翼杀手K则必须找到戴克,才能挖掘出事实的真相,新一代的银翼杀手由莱恩葛斯林饰演,他就像是当年的哈里逊福特一样,有着偶像般俊俏的外表,也有郁郁寡欢的气质,置身在这个孤独的世界,特别惹人注目。

当新一集的「银翼杀手2049」故事保密到家,我们当然也完全无法得知故事进展,但电影由丹尼维勒纳夫执导,他或许就可以是你期待这部电影的理由。丹尼维勒纳夫早期的电影皆有一种寂凉,直到2010年以「烈火焚身」震惊全球之后,让人一窥人性最为绝望的一面,他之后深刻剖析人性黑暗面的「私法争锋」及「怒火边界」同样精彩,到了去年的「异星入境」,用科幻寓言作为包装,内里却在孤独中,表现出人性的光明面,最后结局也相当动人。

科技议题影响深远

等到「银翼杀手2049」,即便包括导演丹尼维勒纳夫、制片雷利史考特都不认为该片可以超越前作,仍认为这部电影可以带起许多值得讨论的议题,直到现在,「银翼杀手」所带来的科技议题讨论依旧影响深远,以后也会是一样。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