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被自己的天罗地网困住的八爪蜘蛛

2020.5.17 巴士点评 1

是命运,也是权力的游戏-被自己的天罗地网困住的八爪蜘蛛 巴士点评-第1张

瓦里斯(Varys)

命宫组合: 天机 (丑位,对宫天梁)、铃星

身宫组合: 巨门

靠着无数的秘密和情报来过日子的,他通过他的那些「小小鸟儿」们编织成的情报网来收集秘密。瓦里斯将秩序和平衡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只有在有利于达成这样的局面时他才会显示出一定的忠诚心。

他可以为任何一方提供消息,帮助一方打击另一方,并操纵和维持着七国各方势力之间的平衡。正因如此,与他合作的势力都觉得他很惹人反感且不能信赖。

命宫的天机聪明外显、对宫的天梁老谋深算、身宫的巨门观察细腻,再加上命宫中冷静沉着的铃星,构成了瓦里斯阴沉、淡定、机锋处处的行事风格。在他的身上很少看到情绪剧烈地起伏,面对他人的挑衅与嘲讽,唇枪舌剑就是他的武器。

虽然名为情报总管,但是从瓦里斯的身上,我们可以充分地体认什么是「运筹帷幄的军师」。靠着各种秘密的揭露,以及话语的煽动,瓦里斯就可以引发不同家族之间(史塔克与兰尼斯特)或是家族成员之间(提利昂与父亲及姊姊)的矛盾与冲突。流血、牺牲的永远是别人,自己则坐收渔翁之利。

虽然他也曾向「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提出警告:「小指头是维斯特洛最危险的人物之一!」,其实瓦里斯的危险程度也不遑多让。小指头城府虽深,是个「阴谋制造者」,但是目标很清楚-就是权力。然而瓦里斯倒底想要什么,却不容易一眼看出。

浮动的天机,兑现了难以忠于一主的宿命;孤傲的天梁,始终以一种俯瞰众生、怜悯苍生的视角来决定事情的对错;耿直、直言不讳的巨门,则扮演「永远的反对者」角色,始终站在当权者的对立面。

在投靠丹妮莉丝之前,瓦里斯辅佐了一个暴君(疯王)、一个昏君(劳勃·拜拉席恩),还有一个「童子君」(乔佛里·拜拉席恩)。每一个都「望之不似人君」,要他忠心护主、真心拥护,不啻强人所难。

成长于社会的底层,也曾经历困顿潦倒的岁月,瓦里斯对于拯救民间疾苦、苍生的苦难有着难以言喻的使命感。而他检验「明君」的那把尺,就是当权者是否会以人民的福祉为优先考量。本被他视为明君的丹妮莉丝,在饱受刺激黑化之后执意要血洗君临城,让瓦里斯不得不做出另寻明君的叛国举动。

但是在做出放弃丹妮莉丝的决定之前,瓦里斯身宫中的御史大夫巨门也做出了最后的谏言。他对丹妮莉丝说道: 「我曾答应过妳: 如果妳犯错,我会看着你直言相谏。攻打君临城是个错误的决定! 妳是来保护这些百姓的,不要破坏妳原本想拯救的城市,不要成为那个你一直想要打败的人(瑟曦)!」

如果以世俗的观点来看,综观瓦里斯的一生,其实是充满了悲情与矛盾。悲惨的童年遭遇,之后靠着蒐集秘密情报在各个昏君底下讨生活,最后却被老战友提利昂出卖,被他曾经忠心辅佐,寄以厚望的明君丹妮莉丝处死。

没有亲人、没有真正的朋友,也无法像正常人一般追求爱情,更不像小指头一心一意想要登上铁王椅。那么,瓦里斯到底要什么?

当他将提利昂带离君临城而免于被处死时,瓦里斯曾对提利昂说道:「七大王国需要一个比托曼更强势,但又比史坦尼斯更温和的人。一个可以威慑住各个领主,又能激励百姓的君主;一手握有重兵,受万民爱戴,又冠有正统姓氏的统治者。」

这是瓦里斯的理想,也是他的矛盾:有德又有能,已属不易,还要符合他心中的名正言顺,更是难上加难。

第一人选(丹妮莉丝)的黑化,第二人选(琼恩)的弱化,如果瓦里斯有机会看到布兰·史塔克最后登上大位,不知作何感想?

以品德来看,瓦里斯远低于一般人对于有德之人的期待;以战功而言,从未上过战场的瓦里斯也无法达到立功的标准。但是为自己所坚持的理念与理想而努力与牺牲,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

从某个角度来看,瓦里斯虽然手无寸铁,连缚鸡都有困难。但看似柔弱,其实意志坚强,他才是为了王国社稷着想的革命者。

他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权力存于民心,无论他们是否知晓。」(Men decides where power resides,whether or not they know it.) 才是对于「权力的游戏」最贴切的诠释!

或许,「最忠诚的反对者」才是他一生的最佳写照!

※本文经作者普罗米修士授权使用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