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到底是原着好 还是影集好?

2020.6.18 巴士点评 1200

「冰与火之歌」到底是原着好 还是影集好? 巴士点评-第1张

轰动全球的第一夯剧HBO「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第7季完结篇在美再创收视新纪录,堪称电视史上的奇迹,然而下一次它回来,就是最后一季,观众看一集就少一集,不免令人又期待又黯然。虽然影集风靡全世界,仍有广大的原着粉丝,对于改编的情节非常不满意,无奈作者乔治马汀还未把书给写完,使他们陷入「先看影集满足对剧情的好奇心」,还是「坚持等马汀把书完成」的两难。

乔治马汀对于「冰与火之歌」故事最早设定为3部曲,岂料一动笔之下愈来愈难以节制,早已从3本书扩充到7本书,目前只出版了5本,而且第5集上市已是6年前的事。影集一年播一季,哪有办法慢慢等马汀把小说完成?于是从第5季开始,情节慢慢超前小说,目前的内容据传是马汀将对结局的设定口述两位原创人大卫班尼欧夫和丹尼尔魏斯,由他们按照蓝图发展出细部情节,因此将与原着的安排殊途同归。

这个方式令人联想到「红楼梦」的后40回,在曹雪芹原作的后1/3疑似散佚之下,大多数人接受目前流传版本的后40回是由他人代为续完,因「红楼梦」前80回留下了一堆的诗词、回目暗伏众家主角结局,续书者不会毫无头绪。糟就糟在曹雪芹的谜面太卖关子,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读,林黛玉、史湘云、薛宝钗等人的主题诗中只暗示了下场悲惨,却没有具体细节,专家学者为此吵翻天,各版续书都没办法令所有人满意,许多读者都像张爱玲一样,因「红楼梦未完」深感遗憾。

乔治马汀则是另外一种作者,他知道自己应该要把书都写完,却不愿意在状况不佳的时候仓促行事,宁可停摆许久,虽是对自身创作品质负责任,但也很折腾广大粉丝,谁希望看了那么多年落得个「金色夜叉」或「蜀山剑侠传」全书未完、结局永远成谜的结果?加上马汀碰到尾崎红叶与还珠楼主都没有的处境—小说已经改编成电视影集大受欢迎,必须给除了书迷以外更加为数众多的剧迷一个交代,所以「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的两位原创都听过马汀设想的结局,就算马汀无法把书完成,影集版也会让大家知道这故事如何收场。

妙就妙在,影集毕竟是「改编」,和马汀自己的文字描述并不相同,在书迷眼中就有高下之别。「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第7季破天荒只有7集,比前6季都少了3集,叙事节奏有如搭上高铁,前面慢慢铺陈人物个性或是事件的脉络,到这一季能省则省,不再多费唇舌,有很多人抱怨过场戏不足、转折太突兀,破坏马汀原着的细緻。无奈马汀的书一直出不来,「冰与火」又已经红到全球媒体、网络每首播一集就会铺天盖地讨论情节,想躲着不被「爆雷」根本很难。到底书迷该抢先看改编过却不符合超高标准的电视情节来满足好奇,还是耐心等待马汀的旷世鉅着上市却有可能等很久都等不到?马汀则是占便宜的,毕竟电视版的错误尝试可以作为他写小说时的借镜,日后在「殊途同归」的发展中可以构思一条更妥当得体、不招人批评的情节线路,影集版的内容反倒像是「试金石」了。

比马汀更特别的作者,乃是金庸。他创作出的十多部武侠小说后即封笔,本来让广大书迷惋惜,却刚好给了他非常多的时间重新检视、修正。历来作者修改自己的作品并不罕见,却绝少有人像金庸,是逐字逐句重新写过,用更成熟的见识眼光详细审视在报纸上连载时结构散漫、错误百出的旧内容,当他第一次修改(重写)完自己的十多部旧作,就决定只让修订版流传,报纸连载集结成册的旧版在书店中全面消失,因而年轻一些的读者首次接触他小说就是重写后缜密、完美的新版,自然大为惊叹,奉若神明,却不知金庸最刚开始的报纸连载往往想到哪写到哪,前言不搭后语,就连文字品质也远不如改写的版本。

金庸想不开的是,晚年2度修改,幅度虽不如上一次,也仍增删了不少重要情节,有的还改动了结局,变得更符合他眼中的「真实人性」。不料长者就是絮絮叨叨,最新版加插一堆他的宗教、哲学体悟,和主线情节反而关联不大又累赘,「更符合人性」的新修剧情引发书迷高分贝反弹,显然「真实人性」还是丑陋的吧?大家宁可相信失真的美。于是最近又看到出版社在强打金庸第一次修改的版本重新上市,应该绝大多数的书迷宁愿珍藏这一版,也不要奉新新版为绝对唯一的「最终定版」。

马汀的优势是不用再花时间效法金庸逐字逐句重写,直接可以把「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影集剧本当成「旧版」来改正,希望他能在有生之年给书迷一个圆满的交代。个人预测,依好莱坞题材荒的程度,等到「冰与火之歌」小说全部完成,也就是再次改编跳上大银幕的时候。反正珍奥斯汀、莎士比亚作品都能够一再翻拍,「冰与火之歌」没有不能换人再唱的道理。

(★「宅男巴士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相关推荐:冰与火之歌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