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访问的关键:好的翻译带你上天堂

2020.6.18 巴士点评 1632

一场访问的关键:好的翻译带你上天堂 巴士点评-第1张

采访外国偶像,由于语言、习惯隔阂,天时地利人和显得更加重要,双方都需要各种包容与耐心,因此,翻译人员在这之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除了让彼此充分理解语意,好的翻译还能让受访者和访问者在各自的底线内,展开一场双方尽兴的攻防。

称职的翻译就像亲密的另一半,当你需要他的时候他适时出现,不需要他的时候默默守护,永远把话语权全数交给你,只告诉你情况不干涉你对错。

访问外国艺人时,由于时间短暂,双方几乎都是第一次见面(就算非首次见面,外国艺人也通常不会记得你),为了拉近距离,访题的铺陈往往较多,比如我们最常采取「先捧后问」的问法,赞了对方的作品一轮后,看个人功力巧妙转到问题上,尽量降低突兀感,但若遇上会掐头去尾的翻译,那可简直是灾难。比如问刘仁娜「您演出的『鬼怪』相当受到观众喜欢呢!两位男主角孔刘和李栋旭都来湾湾办过见面会,什么时候您也会来湾湾举办见面会呢?」掐头去尾的问法变成「你什么时候会来湾湾办见面会」,问话目的虽相同,但铺陈无非是为了捕捉与对方多一点的互动,如此简短制式的问答,倒像成了填访湾问卷。

还有一种翻译是记者最怕的,就是由工作人员充当,全球化时代,业界双声道人士不少,但会语言的人并非懂得沟通,好几年前,Super Junior的晟敏来湾演出舞湾剧「夏之雪」,当时有一个媒体联访的时间,记得聊到他如何保持身材,他回答运动健身,我追问做什么运动、频率如何,翻译连翻也不翻,直接用中文对我们说:「运动不就是那些呗!」我不死心,请翻译把问题翻给晟敏听,无论他答与不答,都得从他口中说出,那才能写在新闻上,争执了半天,翻译还是没翻,晟敏一脸尴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与上述情况类似的,则是翻译以经纪人自居,直接把题目挡下来,完全不翻译,不让艺人自己决定如何应对,这种情况常出现在追问题,比如问感情观,对方回答「我的个性是比较浪漫型的」,这词记者若追问「可以讲讲你做过最浪漫的一件事吗」,十之八九翻译会跳出来说:「请你问访纲上的问题就好。」

记者当然也有心目中的好翻译排名,最让大家安心的莫过于连孔刘、朴宝剑、黄子佼都赞声连连的李老师,专业程度如同她每次现身时穿的黑色套装,一丝不苟,却又带着温度。李老师的特色是几乎完美複制说话者的口吻,保留第一手的语调和态度,彷彿她是说话者喉咙里内建的翻译机。

李老师也很可爱,每每遇到时,访问前她会说:「待会呢,大家就乖一点啦,不要为难老师我喔!」话是这么说,李老师还是会衡量出适当的弹性空间,合理范围内她会帮我们完整翻译追问的题目,不至于掐头去尾,或是直接挡下。

另外,相信粉丝也不陌生「莎莎姐」,过去多场Super Junior的演唱会上她都扮演得恰如其分,和李老师一样,2位都在工作场合中把自己缩到最小,以不干扰访谈为前提,称职担任翻译的角色。前阵子朴炯植来湾,专访由莎莎姐负责,除了艺人本身客气有礼,也愿意放下身段玩游戏,现场颇热络,翻译的适时的穿针引线也为气氛加分不少。

跑日韩的记者大都会日韩文,以韩文为例,就算无法说得像翻译那么流利,起码听力是没问题的,翻译有没有误译、漏译,其实很容易就知道,同业常常在联访时眼神一交会,就知道这场翻译功力有没有到位,有的翻译可能认为现场懂外文的人不多,随心所欲的挑着翻,因此有时候艺人答非所问,完全出在翻译问题。

有个现象很奇特,在湾湾学日文的人非常多,日文系比起韩文系更普遍,但影剧工作场合中,日文能翻得到位的人相当稀少,有一次我访问一位日本歌手,翻译却不懂歌手说的几个外来语,也不知道该怎么翻成中文,还向记者求救,当然我也只能回敬黑人问号;有个业界经典的案例广为流传,一位资深日本女歌手来湾宣传演唱会,翻译功力有待加强就算了,最后竟和歌手自顾自地聊了开来,旁若无人。

现在,每场采访开始前,我们总会搓搓手赌运气,偷问一下今天翻译是谁,若不是心目中的「好咖」,只能耳朵竖紧点自求多福了!

相关推荐:

评论

昵称*

邮箱*

网址